您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 > > 内容页

28线县城球队,凭什么淘汰国足顶流 | 专访2世界观点

2022-11-22 09:07:13 来源:新周刊

这不是一个关于“奇迹”的故事,但也足以载入中国足坛史册。

就在世界杯开始的前4天,中国足球又爆出一记冷门:泾川文汇以7比5淘汰北京国安。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这两支球队的差别有多大呢?

国安属于中超,可以说是 国内球队的顶流;而文汇属于中冠, 只是一支业余球队。

球队等级的排序从低到高分别是:中冠<中乙<中甲<中超。对于实在没有足球知识储备的朋友来说,你可以把这场比赛粗浅地理解为: 小学生打败了大学生。

而在这之前,大家不光没听说过这支球队,大多数人甚至连泾川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有网友调侃,现在都得“跟着国安学地理了”,还有网友表示要不是这场球,还不知道老家也有人在踢球”,评论里一些IP在外省的网友也忍不住吆喝起了“甘肃不大,创造神话”

这支来自甘肃的县级球队,在一夜之间爆火,甚至有人扒起了球员的基本信息,将其称为“史上最搞笑的队伍”。

网友:《西虹市首富》还是拍的太保守了,当然这些信息后来被证实为谣言。/微博截图

就在网友们调侃“劝国安不要用专业去挑战人家的爱好”时,也有不少懂球的玩家站出来质疑:凭开局的那一脚任意球,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个球员是有点底子的。

开局不到5分钟,泾川文汇就进了一球。/ 咪咕视频截图

那么,这支闻所未闻的县级球队,究竟是如何干掉中超的老牌强队的?

带着疑问,我们联系到了球队的两位负责人:泾川文汇俱乐部的老板吕斌武和北海极驰的领队姚军,与他们聊了聊这场“草根打败豪门”的比赛。

新周刊:泾川文汇是一个什么规模的俱乐部?

泾川文汇俱乐部吕斌武:我们现在有152个人,俱乐部是2013年成立的,当时是由我和几个朋友组织起来的。大家都是足球爱好者,俱乐部是我在赞助, 我是做企业的,但不是开文具店的,网上的都是谣言。

在这辟个谣,实际上吕老板是做房地产的,科技与文化产业也曾涉猎过,他还很熟悉《新周刊》,“因为我之前卖过书”。/图源:微博@韦观Pro

我们俱乐部一开始叫744300,也就是我们那里的邮编,去年为了参加中冠,又改了名字叫泾川文汇俱乐部。

新周刊:球员都是什么背景?

吕斌武:基本都是上班的。有的在县医院、有的在城建局,还有公安局的球友,俱乐部成员里有一半都是平凉本地人。

泾川文汇俱乐部所在地。/图源:赵先生供图

新周刊:为什么能够参加中冠联赛?

吕斌武:去年的时候,因为我们在平凉的影响比较大,甘肃足协让我们参加中冠联赛,本来我打算让我们的球员去感受一下这种大赛,但是当时我在广西的朋友说他也有一支球队, 可以一起合作把这个比赛打了,我就同意了。

新周刊:先简单介绍一下北海极驰这支球队吧,你们和泾川文汇的关系是?

北海极驰领队姚军:我们是2020 年年底成立的,现在有80个人左右,最小的19岁,最大的37岁。因为级别不够,大家现在也只能打打业余的比赛。

去年8月份,我们和泾川文汇签了一个合同, 由我们来代表泾川文汇参加中国足协冠军联赛。

新周刊:网上说你们和国安打比赛的那几个球员都是业余的,是真的吗?

姚军:都是段子。我们这批球员基本上都是从七八岁就开始训练打球了,现在也都以踢球为生。也有一些比较有天赋的球员,之前在不错的俱乐部,但不怎么自律,所以现在也只能到我们这来踢球了。

新周刊:平时的训练强度有多大?

姚军:我们平时都在北海训练,因为那里有基地,训练方法上也尽量和专业球队靠近。网上还说我们的球员有外卖员、做牛肉面的、卖水果的,其实我们哪来的时间送外卖呢? 我们基本每周都得训练8-10次。

新周刊:知道自己要和国安打的时候,什么感受?

姚军:今年 8 月份,中国足协通知我们说有资格参加中国足协杯的时候,从球员到教练再到我们基地里的厨师都很兴奋,守门员知道以后直接把大腿拍红了。我倒没有担心“打不过国安怎么办”,因为觉得有这个机会和他们掰掰手腕就很开心,说不定还掰得赢。

新周刊:当时和国安打比赛,是否选择了让实力最强的那批球员上场?

姚军:倒也不是,我这次的选拔标准 是态度,不是能力。因为我知道和国安这种“豪门”打比赛很容易怵,所以必须要选那种敢拼的。

新周刊:为了打这场比赛做了哪些准备?据说你们花了很大功夫研究国安这支球队。

姚军:国安这种级别的球队,你根本不需要专门去了解,因为他们的比赛我们平时都看了无数场了。其实我们为每场比赛做的准备都一样,不会说对手是国安,就要特殊准备一下,每场都在尽力。而且我们知道国安有老外在带,设施各方面都会比我们先进一些,他们的训练技巧我们就算是知道了也没用。

新周刊:国安曾经用“跟丫死磕”这句话给自己的球员打气,你们这次的比赛海报上面也写了这句话,这个创意来自于谁?(海报如下)

姚军:我。比赛前两天我问美工,海报设计好了没,他们说还没想到好的创意,我说别想了,就把我们几个球员的照片抠出来,然后加上“ 跟丫死磕” 这句话。然后他们都笑我,我说笑什么,我们又不是不可能赢。

泾川文汇的比赛海报。

北京国安在两年前发的微博。

新周刊:比赛之前大家的状态怎么样?

姚军:其实不是特别好。7月份北海就有疫情了,导致我们的训练不是很系统,前段时间还刚刚输掉了一场很重要的比赛,所以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给队员做了心理工作。上场之前,我和大家说,这可能是我们守门员最后一场球了,毕竟他都37岁了,所以我们要为他而战。

新周刊:你觉得你们为什么能赢?

姚军:我们的级别很低,所以我们的压力也小一点,属于 光脚不怕穿鞋的那种;另外一个原因是, 对方轻敌了,其实竞技体育就是这样的,不管你平时表现得有多好、你有多顶级的教练、你是一个多牛的运动员,只要你在场上不认认真真地踢,你就会出问题。

新周刊:怎么发现国安在轻敌?

姚军:赛前的话,我们去住酒店的时候就感觉到了。我们住的酒店是在国安的那个基地,我们从他们身边走过去的时候,他们表情里的不屑,隔着口罩都能感受到。 酒店里全是国安球员的照片,健身房也都是他们的海报,酒店的设施也都是国安的logo。

所以,我当时和球员开会的时候就说了, 我们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惊喜。

在比赛中就更看得出来了。其实这两年,我们打比赛每次都是打点球的,我们一到点球就特别有戏,基本上没有失误过。我们打点球是有基本的一些套路的, 如果国安没有轻视我们,提前做过功课,哪怕是去网上浅搜一下我们队员的资料也能发现,不会输成那样。

一起再来欣赏一下这颗神奇的点球。

新周刊:比赛过程中还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印象深刻?

姚军:我们开场五分钟就进了个球,两个新疆队员很兴奋,已经开始在那里庆祝了,我就骂了他们一句“真没出息”,我说比赛还没完呢,我们得赢他们。

新周刊:你们的最后一个点球似乎有争议,看起来国安的球员对裁判的判定感到很气愤。

姚军:首先,这个球确实是有违规嫌疑的,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去跟中国足协申诉,围攻裁判就没什么意思了,比赛结果又不可能因为这个改变;其次, 他们那个级别的球队都被我们逼着打点球了,这本身就是一个很丢脸的事情。

比赛刚结束,裁判就被国安的球员团团围住。

新周刊:赢了比赛之后什么感受?

姚军:我还比较平静,因为不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了,我们之前在中冠的比赛也是很激烈的。到现在为止我也觉得是这样。所以这场球一下子这么轰动,我还挺纳闷的,好多记者都来采访我们,这两天电话就没有停过。

比赛完我就给球员们放了个假,也没怎么见面,但是看他们在网上的反应,感觉他们很兴奋,很多人都会在群里转网上的造谣段子乐一乐。

新周刊:怎么看待国安这支球队?

姚军: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球队,因为它有历史,也有很多成绩,是中国足坛很重要的一个俱乐部。 但不是说它有历史、它是强队我们就只能放弃,该怎么踢我们还得怎么踢。

新周刊:俱乐部的营收情况如何?员工的工资呢?这场比赛目前是否有收到奖金?

姚军:我们到目前为止都在亏本,没有任何赞助;球员是有工资的,具体多少不是很方便透露;还没有收到相关奖金。

(注:泾川文汇俱乐部的老板吕斌武在采访中谈到,球员的工资是3000元-5000元不等,不过也没有明确表示参与这场比赛的球员也是相同的薪酬。)

新周刊:之后有什么计划?

姚军:年底可能要再优化一下队伍,能力达不到的、潜力不够的、纪律一般的,我们就不签了,然后再重新招人,继续打比赛。

作者:詹世博

校对:向 阳

标签: